病秧子的冲喜男妻_分节阅读_175

作品:《病秧子的冲喜男妻

    司云和封衡了下,才明白,随即脸上都带上了笑容,热情的把人往屋里迎。没多等,没多等,反正绿地楼也不可能赖账。

    两个多月前,他们和绿地楼签了共同开发火锅酒楼的合约,说好每个月十五号分红,但上个月并没有人送钱过来,司云和封衡不是不急,只是隔了一天二掌柜就来了,说火锅酒楼那边因为是第一个月营业,账本刚做,还有些花费没有清算清楚,所以分红得第二个月才会来。

    这下,司云和封衡就把心咽回了肚子里,如果绿地楼耍心眼,那么二掌柜就不会特意前来解释,而二掌柜来了,就说明绿地楼并不会赖账。

    两人就安心等绿地楼的分红,上个月他们还念着,而这个月别墅收尾,又搬家,种种事情累加在一起,倒是把这件事给忘了。

    没有迟,来得妙啊。

    就在暖房的前两天,洪工终于找到了他的两个兄弟,也把那边的事情结了,正式接过他们手里的活儿,他们手里的钱刚够付前期的买地还有买材料钱。

    花了两天时间,他们在城里买了一块地,花了足有一百五十两,几乎到了一辆一平方地,县里的地果然贵,不过地段也很好就是了,前有商业街,后有居民楼,隔着两条街还有书院,真真占了一个地利。

    这时洪工和他的两个兄弟就带着人去买材料,经过了一次建别墅的经验,他倒是知道了司云和封衡的要求,不需要太好,但也不能差,他们的存款都用了不少,小赵这时送钱来,正正好。

    进了院子,一群人见司云和封衡迎接了两个陌生的人进来,村长站起来,好奇的问了一句,“阿云,这三位是……?”

    作为一村之长,此时他就代表众人起来问了一句。

    司云对村长笑了笑,然后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封家人那边,封老太正被封云海和封云河压着别闹事,甚至还塞了一个鸡腿在她的嘴巴里。

    “王叔,这是我生意场上的朋友,这位是翠云堂的二管事,这位是绿地楼的小赵管事,这次他们来是给我送东西的。王叔,你们别紧张,该吃吃该喝喝,我送客人进去很快救出来。”司云笑着回道,又给小赵和二管事介绍,“这是我们村的村长王叔。”

    翠云堂?村长微微疑惑,这名字听着怎么有点熟悉,不过到底现在还是司云的客人重要,他就回了座位,其他人听到那是司云生意场上的朋友,也就不在意了。

    不过他们也有些好奇的看着那边的两人,穿着的衣服是绸缎,气度很是不凡,和他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司云和封衡他们和那两个人站在一起,好像也成了他们那个世界的人。

    这时他们才发现司云和封衡真的变了许多,平日里司云和封衡对他们笑呵呵的才看不出来,现在才惊觉司云和封衡真的不一样了,就……就像是城里人了。

    尤其是司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变得白白嫩嫩,看起来就不是农村人,而是城里小公子。同村的周小壮也白嫩,可周小壮看起来就是农村人,但司云却不是。而封衡,他们一直觉得老实巴交的男人,此时看起来确实沉稳有度,而不是沉默寡言。

    把人送进去,司云留封衡在里面待客,他自己则是出来陪村长们。不过村长们既然知道那是他的客人,而且还是贵重客人,就赶紧让他进去了,说别怠慢了客人。

    司云也有点想进去,听到村长他们这说,推脱了几句就答应了。但在进去之前,他却是去了封家人那一桌,盯着脸色有些发白的封老太说道:“封老太,你可是听见了刚才我的介绍。”

    封老太死死盯着司云,仇恨几欲从那双眼睛里冒出来。她怎么会没听见,其他人只是觉得耳熟,可是他们封家人却是觉得惊天霹雳。

    翠云堂!

    这三个字巴在他们身上,就像鬼一样赶也赶不走,晚上甚至还会做噩梦,梦到翠云堂的人把封云隽抓走砍了手,要不是醒来发现自己在家,他们都要跑到城里去看望封云隽了。

    他们怎么会不记得!

    封云海和封云河的表情也有些尴尬,果然当初的事就是司云故意设计的,他和翠云堂交好,为了教训他们,就设计了封云隽。

    云隽是他们封家的希望,拿捏住了云隽,就是拿捏住了他们家的七寸。

    封老太没回答,司云却是看出来了,他直起身,嘴角含笑,“看来你是想起来了,既然想起来了那就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我能让翠云堂延缓三个月,也能让翠云堂现在就去要债,你们家的田还没卖出去吧,自个儿好好掂量掂量。”

    冷冷的看了眼封老太,司云转身就走。不过他却又停了下来,转过身,似笑非笑的对封云海和封云河道:“你们两兄弟倒比你们老娘要好些,劝你们一句话,要是不想被她连累死,最好学聪明点,该分家的时候就分家。”

    封家人的矛盾差不多了,要是封云河和封云海在封家闹分家,看那封老太哪里有精力来找他的麻烦,封云海封云河分了家,也看封云隽哪里有心情继续静心读书,还参加春试?就看他能不能安心去参加吧!

    考试可最忌分心!

    见封老太的脸瞬间变白,司云才好心情的进了屋。此时封衡已经把人请进了客厅,正拿了茶和点心在茶几上,供三人喝,只是小厮不方便呆在这,他也不习惯,拿了一双碗筷就出去和那些人一起吃了。

    由此可见,小赵和二掌柜应该也没吃饭。

    “要不先用饭吧,吃饱了再来谈事。”司云笑着道,小赵和二掌柜一想,就答应了下来,他们也没多要求,就吃了厨房里准备好的饭菜,司云和封衡去装盘,装了十道菜出来,就放在茶几上,四人将就着吃了。

    “司小老板,你们家是有喜事吗?”二掌柜和小赵都没来过封衡家,这还是第一次。

    司云和封衡笑了笑,道:“今天是我们的乔迁之喜,这会儿正在请关系好的吃暖房饭。”

    二掌柜和小赵一听,连忙笑了出来,从怀里拿了几个银锭子出来,道:“来得匆忙倒是忘了带礼物,这点银子不成敬意,希望两位老板财源滚滚吉祥如意!”

    吃完饭,二掌柜和小赵跟在众人身后,看了司云和封衡走完了暖房的程序,最后看到他们在客厅里点煤炉扇风,也应景的祝福了一句风生水起。

    然后,在婶子们帮忙收拾东西的时候,司云和封衡不好让两个人多耽搁,就把人带到了二楼,说起了正事。

    小赵让小厮把身上的包袱取下来,双眼含笑的递到司云的面前,道:“两位老板,这里面是两张千两银票和二百两银票,以及五十两散银,还有这两月的账本,请你们过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