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没办法,总是想你

作品:《他吻by

    邢窈这些天作息极其混乱,黑夜颠倒,很多时候醒来都分不清到底是黎明到来,还是黑夜降临。
    窗帘拉了一半,昏黄光线将卧室笼罩,像是铺了一层光晕。
    她在床上坐了好一会儿,才想起自己是怎么来得秦谨之的家。
    在车里做完后她出了好多汗,只能勉强罩上那件缠在方向盘上皱巴巴的毛衣,秦谨之把外套盖在她腿上,一路将车开回到地下停车场,轻声让她把裤子穿好,才发现她已经睡着了,他就拆了坐垫,仔细裹住她的身体,被他抱起时不至于走光。
    幸好那两分钟里没有人上下楼。
    邢窈身上穿了件秦谨之的家居服,和床单被褥同色系,双腿间干净,应该是他帮她擦洗过,后腰磨破了皮,有些疼,她用手摸了下,能闻到点药味。
    好像把前些天缺的觉都补足了,睡到自然醒,神清气爽,她洗漱完,走出卧室,看到秦谨之在厨房做饭。
    她以为他不在家。
    秦谨之听到脚步声,切完蒜泥就把刀往里面放,她从身后靠过来,双手抱住他的腰,胸前柔软贴近,衣服是他换的,他知道家居服里面什么都没穿。
    “这么多菜……”
    “番茄鸡蛋,红烧带鱼,素炒青菜,还有一个牛骨汤,”秦谨之记得她吃不了太辣的菜。
    “好饿,都是我喜欢的,我能帮你做些什么?”
    她从盘子里拿了快切好的番茄,可能有点酸,眉眼皱成一团,显得生动鲜活,秦谨之情不自禁亲她的额头,“站远一点,别被油溅到,半个小时后吃饭,你去客厅看电视。”
    “你不需要我吗……”她声音闷闷的,有些失落。
    她今天格外黏人,秦谨之喜欢她这样,“需要你帮我听着电话,这很重要,我虽然在休假,但病人随时都有可能出状况。”
    “好,”邢窈回到客厅,电视打开是新闻频道,她调到一档综艺节目。
    秦谨之的手机就放在桌上,隔一会儿震动一声,都是微信消息,旁边是他的眼镜,邢窈试着戴了一会儿,她近视不到两百度,戴着不晕,应该差不多就是这个度数。
    他多做了一道菜,口味也是偏清淡的,两个人四菜一汤有点多,邢窈也吃得满足,饭后她主动洗碗,但秦谨之没让她动手。
    邢窈没提回学校,秦谨之就默认她今晚还是睡在这里,电视播放的综艺节目并没有多好笑,她反而看得开心,插播广告的时候,秦谨之拉着她在门上的电子锁里保存了她的指纹。
    邢窈茫然地看着他,他没做解释,仿佛是件理所当然的事。
    她白天睡了很久,没有丝毫困意,秦谨之去了书房,她一个人在客厅,电视节目就变得索然无味。
    电视里主持人干巴巴的笑声显得夸张,邢窈回头,目光落在门锁上,许久都没回过神。
    她发消息问陆听棉,秦谨之这是什么意思。
    陆听棉最近在准备出国手续,忙得不见人影,邢窈没等到她的回复,秦谨之从书房出来,她以为他是想问她要眼镜。
    却是突然被他抱起,往卧室走。
    “对不起。”
    “……嗯?”邢窈觉得莫名其妙,“你道什么歉。”
    秦谨之反脚踢上房门,邢窈被他放到床上,他几步走到窗边拉上窗帘,很快折身回来,单膝压着床沿,手撑在她两边,没把身体所有的重量都覆在她身上。
    她后腰有擦伤,疼得轻微蹙眉,秦谨之低头亲她的眼角。
    “我应该让你好好休息的。”
    本就宽大松垮的家居服被他轻而易举拉下肩头,他从锁骨吻下去,低沉的嗓音模糊沙哑,“但没办法,工作时总是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