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页

作品:《我女扮男掰弯了首辅

    柳氏叹息,这当了一天官,怎么跟要了半条命似的,唉...
    ......
    “你就是季绾?”季绾点点头。
    “来人,将她押入朝堂!”
    只见一个威猛健壮的侍卫,上来将季绾五花大绑。
    季绾被压入朝堂跪在众人面前,抬首就看到周沐白那张黑脸,只听他拿出一纸公文,冷声对皇帝道:“臣要弹劾,翰林院士,他女扮男装,混淆圣听,能力不足,玩忽职守,目无尊长,此等废物,应该踢出朝堂!”
    百官纷纷私议起来。
    “是啊,他能力不足。”
    “这季大人竟然女扮男装。”
    “这样的人应该滚出朝堂。”
    季绾抬头看着众官,纷纷斥责她,唾沫星子眼看就要将她淹死。
    “来人。”周沐白一声怒喝,“将他革职下狱,赶出朝堂!”
    季绾慌忙摆手,“不不不,不要赶我,不要赶我走。”
    “我不要走!”
    季绾惊呼一声,守在门外的晴翠听见慌忙推门进来。
    季绾睁开双眼,见自己正躺在榻上,锦衾温暖又舒适。
    她呼出一口气,刚才是梦...
    是个噩梦!
    只是她做梦都能梦见周沐白要赶她走,实在是晦气。
    她看到窗外已经亮起天色来,又听到晴翠踩着碎步向内室走来。
    “公子?”晴翠一脸担忧。
    季绾坐起来,“我没事,几时了?”
    “快到卯时了,还有一些时候,公子可再睡会。”
    “起身吧,不睡了。”一闭上眼就想起周沐白那张黑脸,季绾对睡觉便没了兴趣。
    梳洗用膳过后,季绾又准时到了朱雀门。
    今日朝堂又处置了几个昨日那贪官的同谋。
    下了朝,季绾回到集贤殿,看到杨茂,打了声招呼,“早啊,杨大人。”
    杨茂正悠闲地在廊下给绿植浇水,看到季绾神清气爽,他慈祥一笑,“早,季大人。”
    季绾随后去了议政堂,里面依旧是空无一人,想来六部的人应该在御书房议政。
    季绾深吸一口气,挽起袖子,开始整理周沐白的桌案。
    她先将公文分门别类,又将墨汁研好,再把整个大堂洒扫干净。
    看着湛然一新的议政堂,季绾很是满意。
    她又来到茶水房,为周沐白冲泡好一杯苍山雪绿,严格遵循茶经上面的水温,茶叶分量,冲泡时机。
    试了几次,终于冲出一杯堪称完美的苍山雪绿,又换上周沐白惯常用的天青盖碗,她端着茶,来到议政堂。
    听到廊下传来一阵脚步声,就知道周沐白带人回来了。
    季绾心道,看你这次,还怎么挑我,我可是把什么都做好了。
    她脑中想着周沐白看着她将一切打点好对她赞赏有加的模样,就喜上眉梢。
    周沐白走到门口,季绾端着茶碗,飘出悠悠茶香,她对着周沐白躬身敛首,“大人。”
    大人?
    周沐白瞥他一眼,昨儿不还像个炸了毛的孔雀,对他大放厥词,今儿就对他低头喊大人。
    大人?你大爷吧...
    他并未理会,径直走过。
    刚进了堂,明青州满头大汗匆匆赶来,“沐白,蒙古使臣团提前到访。”
    周沐白在主位上还未落座,“怎么今天就来了?不是还有两日?”
    “我也不知,我们快去吧。”明青州一脸急色。
    周沐白疾步踏出殿门,一众官员又都跟着周沐白走出去。
    季绾端着茶碗愣愣地看着这一切,一脸蒙,他怎么没看看就走了,她还等着他赞赏夸奖呢。
    合着她白忙活一早晨...
    明青州忽然返回,将季绾拉着就跑,季绾忙将茶碗放下。
    “哎,干啥呀,明大人。”
    “哎呀,迎接的人不够,你去跟着凑个数。”
    季绾被派往四夷馆洒扫,她随着小太监来到四夷馆当中,领了活计,开始除尘。
    四夷馆很大,是皇宫当中专门用来招待外宾使臣团的地方。
    有鸿胪寺联合太常寺的官员正人仰马翻的布置场地,匆匆忙忙的洒扫装点,准备宴中瓜果糕点。
    明青山是礼部尚书,接待外宾使臣正在他的职责之内,只见他站在殿中,监察分派指挥各个官员。
    有小太监匆匆来报,“大人,使臣团已经入宫门了,首辅已经带六部的人在宫门迎接了!”
    明青山有些烦躁,“到了殿门再来报。”皇宫大,想来沐白能够拖着那蒙古鞑子走一会。
    “喂,你们都快着点....”
    终于在那小太监再来禀报之时,众官收拾好了一切,周沐白叫两寺官员站在殿中列成两队欢迎使臣,季绾依旧站在最末位。
    鸿胪寺卿引着周沐白与蒙古使臣进了四夷馆,殿中站立的两队官员纷纷躬身行礼。
    众臣与蒙古国使臣刚入座。
    只听到外面太监高喊,“宁王殿下到。”
    宁王刘昀信步跨进殿门,在场众人纷纷起身行礼。
    刘昀和声说道:“都起身吧,皇兄派我来看一眼,你们随意,当我不在就好。”
    众人回“是,”谈判正式开始。
    刘昀在殿内找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坐下,巡视了一圈,终于看到坐在末位的季韫。
    只见那鸿胪寺卿带着一脸祥和的笑意与那剽悍的蒙古鞑子相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