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页

作品:《我女扮男掰弯了首辅

    而两方交谈中间则是需要有会说蒙古语的译者,口译出来。
    季绾听了一个大致,无非就是蒙古鞑子狮子大开口想要二十万担粮食和公主和亲,才会继续对晋国称臣纳贡。
    她心道,这蒙古鞑子简直痴人说梦呢,早些年晋帝害怕蒙古国的铁骑,可能还会答应。
    可现在,哼。
    她记得昨儿邸报上,军机处刚发明了长火铳,一个枪子下去人就毙命,还能怕几个蒙古鞑子?
    可争论来争论去,一个时辰过去了,依旧未有结果。
    正在双方僵持不下时,周沐白忽然发话。
    他说了一句蒙古语,季绾震惊了。
    随后一口流利的蒙古语,从周沐白嘴里说出,不紧不慢的,配上他那张冷白的脸,还挺清新脱俗,比那膘肥体壮的蒙古鞑子说出来的倒是好听多了。
    想不到这冰块脸,还挺有才,竟然会说蒙古语。季绾仔细听着,周沐白用蒙古语跟蒙古鞑子吵架,这下也省了翻译,众人听得云里雾里。
    可看着周沐白脸色冷得像是冻了周遭二里地,众人就知道蒙古鞑子讨不到什么便宜。
    最后,周沐白只用了半个小时,便与那蒙古鞑子达成协议,听他口述文书来看。
    他只给了蒙古鞑子十万担青稞,季绾差点笑出来,这青稞乃是大晋盛产之物,每年不知要扔掉多少喂给猪牛羊,想不到竟然摇身一变被周沐白送给蒙古国,可真有他的。
    只是这关于这湘月公主和亲一事,那更是不可能,谁不知道湘月可是皇上和太后的掌心宝,最后签订的条约也是从宗室当中择一名贵女外嫁。
    季绾不得不佩服周沐白的辩才,感觉他一张嘴死的也都能给说成活的。
    签订条约以后,开始了宴饮环节,舞乐上场,众臣开始随意饮酒用膳,不像刚才那般严肃拘谨。
    就在此时,鸿胪寺卿匆忙来到周沐白身侧,垂耳细语一番,周沐白蹙起眉来,他紧接着起身跟鸿胪寺卿去了偏殿。
    季绾鬼使神差地跟着去了偏殿,只听到那鸿胪寺卿老头急切道:“大人,因为蒙古使臣团突然到访,原本商议好的晋国第一琴师还未到啊,那蒙古鞑子已经在催促琴师出演了,这可怎么办啊。”
    周沐白皱眉思忖一下,“去找宫里的琴师顶替。”
    “大人,老臣已经问过,宫中的琴师都无法弹奏《广陵散》啊。”
    周沐白知道,接待使臣流程是早就已经安排好的,若是临时更换曲目更会招致非议。
    一时间也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
    周沐白沉声道:“我去谈。”鸿胪寺卿点了点头,两人刚要出门。
    吱呀一声,季绾推开门。
    “我会弹《广陵散》。”
    第9章 应变
    季绾年幼习琴之时最不喜欢软绵绵的琴曲,掌握基本技法以后,喜欢挑一些慷慨激昂的曲子来弹。
    广陵散她不是十岁就弹过了?
    就是不知这么长时间没弹技艺是否生疏。
    两人有些惊讶地看着她,鸿胪寺卿依旧蹙眉,“小季大人,这怕是难办啊。”
    ???
    “为啥?”
    周沐白轻声道:“那晋国第一琴师是个女子。”说着负手走出门。
    “我可以扮女装啊。”
    周沐白止住脚步,回头看她。
    季绾朝他眨了眨她那双桃花眼。
    她本来就是个女的,怕什么?
    宴会之上,一舞结束以后,晋国舞姬妖娆柔美的舞姿,让蒙古鞑子看得眉开眼笑。
    晋国女子风情果真叫人流连忘返,无怪大汗总是喜欢与汉人女子和亲。
    听闻这晋国琴师才是第一美人,不光技艺出众,长相也是国色天香,美若天仙。
    这次来出访,他们可是指名要那琴师来弹奏的。
    鸿胪寺卿来到殿中,高声介绍,“下面有请晋国第一琴师花含烟。”
    在场许多晋国官员对于花含烟都只是听其名,未见其人。
    众人皆都将期待的目光投向殿门。
    只见一位身姿曼妙的女子,身穿一身百蝶暗纹广袖浣纱裙,内着牙白抹胸,她头戴面纱,青丝如瀑,一手持七弦焦尾,身形灵动翩跹而至殿中央。
    最绝的是她那双桃花眼,眼眸灿若繁星,带着淡淡笑意,单是望去,便极容易被那双眼吸引住。
    众官见到此,一时热议起来,情此景叫人想到四个字,这晋国第一琴师就是...
    天生尤物!
    季绾坐在殿中,正面对的是周沐白与那膘肥体壮的蒙古鞑子,那蒙古使臣蓄了黑须,又长得一言难尽,季绾实在不忍相看。
    她又看了一眼周沐白,这么对比之下,周沐白好看的可就不止一星半点,那简直就是湛然若神,果然还是看自家人顺眼些。
    她对周沐白眨了眨桃花眼,淡淡一笑。
    可周沐白像是未看见一般,垂头饮茶,只是握着茶杯的拇指关节却有些泛白。
    调好琴弦,季绾未在犹豫,纤指轻拨在弦上,琴音炸裂,开始响彻整个殿中。
    其气势恢宏,犹如万军当前,旋律慷慨激昂,有戈矛杀伐战斗的气势。
    要不是亲眼所见,众人很难想象如此高深的曲子会出自一个弱女子之手。
    周沐白始终垂眸饮茶,未看向季绾一眼,可那从她指下流出慷慨激昂的琴声倒是直震他的心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