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页

作品:《我女扮男掰弯了首辅

    罢了,季韫要是能求他,给他低头认个错,他今日就放他这次也无妨。
    “顺子,回宫。”他在车中发话。
    赵顺听到,忙停了马车,“爷,是不是有公文忘取了。”
    “嗯。”
    听到周沐白的回答,赵顺调转了马车,又原路返回朱雀门。
    周沐白刚进宫门,便听到侍卫大喝一声。
    “有刺客!抓刺客!”
    集贤殿!
    周沐白慌了一下,花孔雀在那!
    作者有话说:
    宝子们下一本文《我的赘婿竟然是皇帝》,是一个皇帝为我入赘的小甜文,喜欢的去专栏点预收哦。
    第12章 刺客
    他身形一闪,急速奔向集贤殿,刚到院内,见议政堂还亮着灯火。
    一脚跨进殿门,听到从堂内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说的可当真?”
    季绾笑得直不起腰来,宁王竟然说周沐白怀疑后妃有奸情,气势汹汹的带人去抓奸,百官拦都拦不住,结果发现那奸夫是皇帝,所谓奸情不过就是后妃和皇帝的小情趣。
    “哈哈哈哈哈,太逗了,后来呢,哈哈哈。”季绾笑得直不起腰来,听宁王讲周沐白的黑历史,果然有趣,她就觉得周沐白好像后花园那颗罗汉松又直又高啊,直的简直无可救药。
    “后来啊,原本误会一场嘛,皇兄也不想此事闹大,他愣是在御书房前跪了一日,以示惩戒,结果闹得合宫皆知,皇兄上朝脸色黑了三四天。”
    刘昀在灯火之下看着季绾的笑容,眉眼弯弯,灿若星辰,那般温暖和热情,不禁愣住了神。
    季绾则是肆意洒脱的脑补周沐白尬出天际的一幕,可叹啊,她怎么不早点考进来,若亲眼所见,一定很有趣。
    正当两人气氛和乐时。
    “季韫!”
    一声怒喝打破了季绾的笑意,她吓了一跳。
    两人往门口一看,见周沐白正一脸黑地站在那里。
    周沐白!他,他怎么回来了...
    季绾的笑意僵在脸上,悻悻地憋了回去,“大人。”
    周沐白气冲冲地跨进殿门,面色清冷肃杀,对宁王拱手作揖,“宁王殿下!”
    刘昀闲适又淡定地坐在那处,看着周沐白脸上的怒气,淡淡一笑仿佛一切都与他无关,“首辅大人深夜折返,是不放心季郎君在此吗?”
    周沐白听此,心里像是被戳了一下,他不放心他?
    笑话!
    他就是想看看季韫今晚怎么求他,想不到人家压根就没在意,还在这跟人谈笑?
    看来他真是对他仁慈。
    看见刚才那一幕,与自己预期不符,周沐白的心里像是有怒火在燎原。
    周沐白冷道:“我只是在宫门听闻有刺客闯入宫内,抓刺客时路过此地,我进来也只是想看看季大人可将我的话放在心里诚心悔过,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刺客!”
    “刺客!”
    季绾、刘昀二人同时开口,发觉以后,两人又互相对视一眼。
    心有灵犀啊,默契。
    周沐白眼神又沉了一沉,脸上仿佛罩上了一层寒气,“不知季大人的大晋官吏律法可抄写完了?”
    季绾有些心虚地看着周沐白,这位爷干啥又突然回来?真是不把她折磨死,不罢休啊。
    “大人,下官已经抄写完毕,文书在此,还请大人过目。”
    说着便将一摞厚厚的纸张呈上。
    周沐白瞥了一眼,见刘昀书案前还有未完成的半张律法,“这怕是有宁王殿下的功劳吧。”
    刘昀起身理了理衣服,“我见季郎君深夜在此被你罚得实在辛苦,想来皇兄也不忍季郎君把时间都浪费在这些事情上才出手帮忙,季郎君这般有才华,应该为大晋做事的,而不是首辅大人的,出气筒。”
    周沐白听见宁王把皇上搬出来,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闷闷的使不出力气来。
    心里气得想把季韫直接踢出千里之外,这么一个花孔雀有什么值得你们上上下下护着她。
    他刚想辩驳,议政堂上的房顶忽然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声。
    三人忙止住了交谈,周沐白闪身移动将梁上各处烛火灭掉。
    若真有刺客,此时他们站在堂中交谈,目标太过明显,灭掉光亮反倒是能够保护自己。
    一队又一队的侍卫奔跑在皇宫内院,就是找不到那刺客的身影。
    堂中三人未料及,刺客竟然大胆躲到了议政堂!
    看到那刺客身影进门之时,周沐白与刘昀几乎是未有给对方反应的机会,伸手便朝刺客攻击。
    那刺客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险些被擒住,可他武艺高强,伸手灵活,只过了几招便能够摸清周沐白与刘昀二人伸手。
    周沐白与刘昀均是大晋武学当中的佼佼者,两人无论是在校场还是在御猎,两人多次打成平手,不分伯仲。
    三人在堂中打成一团,刺客有剑可抵挡,而周沐白与刘昀在皇宫内行走是不允许佩剑出入的。
    空手对白刃,周沐白与刘昀并不容易取胜,对方手执兵刃很难近身。
    只见三人殿内打的难舍难分,在月光隐隐的映照之下,能够看到翻飞的剑影在殿内飞舞翻转。
    而刺客毕竟双拳难敌四手,虽然他二人并不能够近他身,可眼前二人耐力极好,武艺奇高,再不想办法,这二人马上就能够把他擒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