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页

作品:《我女扮男掰弯了首辅

    晴翠问道:“公子这两瓶药从哪里来,看着好名贵的样子。”
    季绾躺在榻上忽然想起周沐白那张冷脸,她忙甩了甩头,“堂里拾到的。”
    晴翠疑惑着,开始给季绾上药,“这堂里还能捡到公子需要的药?可巧一个是治您的手臂,一个治您的脚踝?”
    季绾听到晴翠这样说,这才反应过来,“这,也是奇了怪了?”
    谁会这么好心,专门为她准备药呢?
    玄月高挂。
    季绾在账内翻来覆去,迟迟未能入睡,脑海当中反复想起的竟然是亲到周沐白的那一瞬间。
    这是她第一次亲别人啊,想不到她的初吻居然给了周沐白这尊阎王。
    唉,要知道亲谁都比亲他强啊。
    但是细想想,周沐白还挺好亲的,他的唇那么软,那么凉,他长得那么俊,又是一国首辅,亲他好像也不亏。
    酥麻又渐渐袭遍全身,好似让她鸡皮疙瘩都要掉下来。
    季绾忙摇头,她在想什么呢?不就是不小心亲了一下吗,又不会少块肉,何必那么纠结。
    周沐白不让她说,这事说不定就过去了,不想了睡觉。
    季绾一把将被子蒙在的头上,滚到床内侧去会周公。
    暗夜之中,一颗流星划过。
    周府的书房还亮着烛火,周沐白坐在书案前,一手摩挲着一只玉白兔镇纸。
    眼眸一直盯着桌前放着的锦盒,想起暗夜当中的那一幕。
    他伸手触上自己的唇,不自觉地想起季绾触到他嘴唇的那一刻。
    他能闻到她身上淡淡的木樨香,能感受她的身形柔软,能感受到...
    感受到她的唇,又温热,又香甜。
    那一刻,像是有重拳敲击在自己的胸膛上,血气不受控制起来在身体里乱窜,好像一切都乱了套。
    周沐白不自觉地低头发出一声浅笑,“呵。”
    他被自己吓了一跳,脑中瞬间清醒起来,他在做什么?
    怎可以肖想此等污秽龌龊之事?
    他疯了不成?
    周沐白一把站起身,眼神转瞬恢复冷冽,一掌拍在桌上,这个探花郎果真害人不浅。
    他绝不能够就此被她迷惑,不能...
    “顺子!”周沐白朝外冷喝。
    赵顺进门,“爷,有何吩咐?”
    “备冷水!”周沐白负手朝浴室走去。
    水半刻钟便备好,周沐白坐在水中,抬手用力地擦拭着自己的嘴唇,甚至擦得有些红肿。
    他要把这种奇异的感觉忘掉。
    他身为一国首辅,还有大业未完,绝对不能够陷进此等污秽泥淖之中,更何况,季韫他是个男人。
    男人之间,更不应该如此。
    周沐白匀称有力的手臂,不甘心地一掌拍在水里,开始不停地擦嘴。
    季韫这个狐狸精!
    他以后要离她远远的。
    翌日。
    季绾起身之时,果然觉得伤痛好了大半,她心里叹道,“这个药奇了,还真管用。”
    晴翠也发现,直嚷着让她在出门之前再上一次药。
    因此,季绾上朝的时候,身上带着一股浓浓的药味。
    周沐白下了马车,掠过季绾身侧之时,闻到熟悉的药香,脚步顿了顿,随即冷脸朝前。
    众臣只觉首辅心情格外不佳,脸色冷得跟千年寒冰一样,各自小心翼翼,千万不能再触到周沐白的霉头。
    下过朝,季绾来到集贤殿,开始整理一日公务,可刚开始,便听到廊下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她忙出去,只见周沐白伴着明青州还有几个陌生官员,疾步走了进来。
    季绾忙施礼,周沐白却是连眼也未抬,直接跨进门。
    明青州上前道,“袁放贪的那笔银子有了去向,你打算怎么办,派谁去?”
    周沐白负手在堂中踱步,沉思许久,一拍桌子,“我亲自去。”
    这一次,绝对不能在让他们跑了,他要连根拔起。
    明青州点点头,“带个人吧,路上也好有个照应,我叫吏部张有跟你。”
    周沐白摆手,“不可用朝中人,否则消息外泄,定然功亏一篑。”
    “也是,可你一个人去终究是不妥。”明青州担心。
    季绾此时正在堂中洒扫,并未将几人的话放在心上,只听到周沐白要出门办案,心里高兴得不行。
    可忽然听到有人说,“就带他吧。”
    季绾拿着扫把抬起头来,看着众人目光都纷纷投向她。
    啊?
    “我?”
    第24章 洗澡
    季绾站在原地,懵懂看着的众官。
    明青州道:“沐白,季韫刚入翰林院没多久,现在就跟你去办案,怕是不妥吧。”
    季绾忙上前拱手,“对啊,小臣刚入朝堂,涉世未深,怕是容易坏了大人大事。”
    周沐白冷看了季绾一眼,随即瞟向别处,“正是因为他刚入朝堂,背景简单,才会不泄露消息。”
    背景简单是一方面,他若把他放在这,待他归来,岂不是整个大晋朝堂都要在季韫掌控之中了。
    明青州无奈,这对大冤种放在一起上路,还能有的好?
    “那你路上小心吧,准备何时启程?”
    周沐白想了想,“即刻启程。”
    “即刻启程!”季绾大叫,这是要火上房子了?这么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