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页

作品:《我女扮男掰弯了首辅

    最后一招结束,周沐白收剑入鞘,一挥手,那柄剑又被精准地插入到兵器架中。
    黄三炮忙上前唤,“祖师爷爷,不知祖师爷爷从哪里习得如此精妙的名剑剑法。”
    周沐白摇着扇,“这,自然是天机不可泄露,既然你叫我一声祖师爷爷,那我自然要指点你一二,只不过...”
    黄三炮见周沐白面有难色,“祖师爷爷有话直说,老子,哦不,小人定会听从。”
    周沐白给了季绾一个颜色,季绾心领神会,“你既然想要祖师爷爷指点你,自然要听我们的话才可,我现下问你些事,若是你答得祖师爷爷满意,那指点剑术自然不成问题。”
    黄三炮忙说道,“是是是,祖师爷爷里面请,请上座咱们慢慢说。”
    说着,便把周沐白与季绾迎进堂内。
    季绾看了看周围的家丁,“哎,这剑术自然是要指点给你一个人听,怎可有外人在场。”
    黄三炮一挥手,屏退了左右,整个堂内只剩了三人坐在那处。
    “不知祖师爷爷想要问什么?”
    周沐白并未答话,伸手端起一杯茶,慢慢饮着。
    季绾忙道:“我问你,王丞放在你这里的银子,用了哪个商队?”
    黄三炮一听是问这笔银子,当即起了戒心,“这...”
    季绾看了看,“不说,爷,要不咱们还是走吧,想来去别处也能打听到,这大当家的,以爷您的身手,怕是三招之内便能取了他性命。”
    黄三炮刚刚看过周沐白的剑术,这说取他性命并非玩笑,而是他确实能够做到,“我,我说,祖师爷爷别取我性命。”
    他叹息一声,“唉,那笔银子,其实不是放在了一个商队,这笔银子非同小可,而是每个出入常州的商队都会带上一笔。”
    “每个商队?”季绾疑惑,“你说的可是真的?”
    周沐白同样疑惑看着那黄三炮.
    “自然是真,每笔银子都是我亲自过的,只不过那些商队大多是往北去的。”
    “往北去?”季绾思索,她抬头看了看周沐白,“爷,这分批往北运,分明就是怕起疑心啊。”
    周沐白点头,季绾道:“带我们去看银子。”
    “哎。”黄三炮点头,带着两人来到商队的工会的库房,在那库房当中有一密室,只有黄三炮才能触动其中的机关。
    三人来到密室内,黄三炮点了灯,只见十几口红木箱子摆在那里,“祖师爷爷,都在这了,您看看。”
    黄三炮打开其中一口箱子,闪亮亮的雪花银,露出银光,周沐白拿起其中的一只官银,五十两大小,底座刻着大晋官造的字样。
    正是朝廷丢的那笔税银,如今看来王丞已经秘密运走一部分,还剩下这些,还在等着分批运出。
    怪不得他用了这么久都未能够追查出下落,原来是化整为零了。
    周沐白扔下那只官银,沉声道:“把近期要运官银的商队还有他们要去的地方写下来给我。”
    黄三炮点头,“借着昏暗的烛火在纸上奋笔疾书。”
    不多时候,周沐白看着那张纸,皱起眉来,这字真是够难看的。
    但好在有了些眉目,如今能够拿到这批商队的名单就好派人去跟踪了。
    三人出了密室,黄三炮跟在周沐白身后,“祖师爷爷,不知小人这名剑剑法,何时指点啊?”
    周沐白转过身,一扬嘴角,抽出一把剑来,“就三招,看好了。”
    说着,使出了出神入化一般的三招剑法。
    那黄三炮不禁瞪大的双眼,“祖师爷爷好剑法。”
    周沐白将那剑扔到了黄三炮怀中,“这三招你定要勤加练习,方能有所成。”
    黄三炮忙点头,“小人一定好好练习,哦,对了,祖师爷爷要是想知道那官银去向,我记得王丞手里好像还有一副地图,若是更能够搞到这个地图,那追查起来可就方便多了。”
    季绾听此与周沐白对视一眼,两人点头,季绾道:“你可要勤加练习,我们祖师爷爷可是不轻易指点人的,待过了几日,我们可是要来看成果的。”
    “这是自然,祖师爷爷放心。”黄三炮躬身将二人送出门口。
    两人出了商队工会。
    季绾跟周沐白身侧,“爷,您可真牛,这黄三炮这么凶悍,被你一套剑法制服了,您太厉害了。”
    周沐白嘴角一扬,“这叫投其所好,以后的事还多着呢,多学着点吧。”
    季绾笑着,“是,小的遵命,只是这王丞都把银子运往北方,不知他要干啥啊?还有那地图,能放在哪里呢?”
    周沐白沉声道:“回去说。”
    两人回到客栈,简单用过午膳,回到房中。
    季绾给周沐白倒了杯茶,“爷,喝茶。”
    周沐白坐在那处,仔细看着眼前的商队名单。
    这些商队都是最普通不过的商队,有些甚至他都听过其中的名号。
    只是银子通通运往北方,到底是要做什么?
    这怕是只有派人跟着才能一探究竟。
    季绾道:“爷,这个地图应该怎么偷?”
    周沐白喝了一口茶,“光明正大地偷。”
    “啊,光明正大的偷?”
    “给你半个时辰,能弄到手吗?”
    季绾想了想,“大概,应该是可以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