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页

作品:《我女扮男掰弯了首辅

    季绾眨了眨眼,朝他微微一笑。
    机会不就来了?
    “砰”的一声,房门被护院一脚踹开。
    一行人冲了进来,看到床上的帐幔正在轻轻晃动,其中一人带头上前,一把撩开帐幔。
    作者有话说:
    周沐白:我拿你当下属,你居然想嫖我!!!
    宝子们,预收文《我的赘婿竟然是皇帝》喜欢的就去点收藏吧,文案如下
    雪芙春游时捡了一个受重伤的小书生。
    小书生看着爽朗清举,性子却有些清冷,伤好后他失了记忆,只记得雪芙一人。
    后来书生成了雪芙的赘婿,婚后两人蜜里调油一般。
    书生对雪芙千依百顺,纵得雪芙无法无天。
    雪芙性子娇纵,许是看多了话本,闺阁房事大胆放肆。
    夜间雪芙闹得欢,娇滴滴对书生道:“夫君,你让人家骑个马可好呀?”
    书生不愿,雪芙含泪:“夫君,你是不是不喜芙儿了?”
    书生无奈轻哄:“让你骑。”
    雪芙骑在他弓起的背上,伸手拍他的屁股,开心得像个孩子,她以为这辈子都可以这样开心下去。
    直到近来雪芙发现夫君看自己的眼神越发清冷,她隐隐担心,莫非他恢复记忆了?
    青梅竹马的小侯爷归来,听闻雪芙有了赘婿,强逼二人和离。
    雪芙哭哭啼啼告到金殿上,求皇帝主持公道。
    可看清那龙椅上的人,怎么与自家夫君长得一模一样?
    若这是真的,那岂不是她昨夜竟骑在天子背上,还打他的屁...股...
    国都谁人不知,天子嗜好,喜杀人...
    雪芙只觉脖颈一凉,颤声下跪:“民妇参见陛下。”
    帝王走下龙椅,俯身在雪芙面前,他垂眸冷笑,“民妇?昨夜榻间不是让我叫你,宝儿?”
    雪芙擦了眼泪,打了一个哭嗝,楚楚可怜看他,“宝儿,哦不,民妇,民妇不告了。”
    娇气软萌小甜妹×前期忠犬后期阴狠帝王
    完结文《少主婚后真香了》《我成了敌国首辅掌心宠》《掌心宠只想变美》喜欢的宝子们可以去专栏戳戳。
    第30章 嫖他
    只见一貌似天仙的公子怀中, 躺着一位清霜冷峻一般的男人,那人被脱得只剩了一身玄色里衣,松垮地系着, 健硕的胸膛若隐若现, 墨发铺了满床。
    看那怀中男子如此清俊,又被人脱了衣服, 想来当是个男优。
    公子伸手挑起怀中男优的下巴,勾起嘴角,一只手握住那男优润白修长的手掌,他低头轻吻了一下那男优的嘴唇, 怀中的人脸色瞬间红到耳根。
    众人见此,忙捂住双眼, 这还是第一次看见断袖之间调情,简直辣眼睛。
    大晋民风开放, 坊间皆有男优供达官贵族取乐, 只是价高得吓人,寻常嫖客那是万不得见。
    季绾一抬眼看到众人正面面相觑地看着她,立刻变了脸色, 一声冷喝,“你们是何人?竟然敢扰本王雅兴?”
    众人一听本王二字, 纷纷收住了撵人的心思, 这怕不是京城来的哪位权贵吧。
    看那小公子一身贵气, 相貌俊美, 又在这嫖男优,这定然非富即贵。
    周沐白心里愤恨地看着季绾, 他竟然敢拿他当男优!
    众人面面相觑, 为首的护院忙拱手, 客气道:“小的抓刺客走错了房间,还望王爷见谅。”
    季绾一脸烦躁,“赶紧滚,敢惊扰了本王的男宠,你们十个脑袋都不够砍的。”
    众人一听,忙退出门去。
    房内又只剩了二人。
    季绾垂下头来,看着周沐白。
    此刻他正躺在她的腿上,他散落了满床的墨发着淡淡的光泽,清冷如玉一般的脸上,一双眼睫根根分明,圆眼闪动着晶亮,高挺的鼻梁,温润的薄唇。
    再往下看,松垮的里衣下,他健硕匀称的胸膛微微袒露,依旧是和脸色一般,冷白皮,单看过去就能给人以无限遐想。
    周沐白的长相,书卷气当中带着阳刚,深沉当中带着儒雅。
    他真的太好看了,每一处都长在她的喜欢上。
    季绾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
    啧啧啧,唉,这辈子,怕是也只有这么一次能够和他这样的近,要知道平日可就是连人家一片衣角都摸不到。
    季绾不禁看愣了眼,刚才做样子吻他的那一下,酥麻的触觉扔尤在嘴边,此刻像是有十万分的冲动在蛊惑着她,让她再次吻下去。
    她不禁垂下眸,看着那张嘴,心脏重重的像是要跳出胸腔来。
    周沐白仍旧躺在季绾怀中,两人姿势暧昧至极,两人的双手还握在一起,他于暖黄的烛火间,看见季绾精致的脸庞,渐渐靠近他,眼神之中满是晦暗。
    他全身的血液如同逆流,让他整个身体紧绷起来,另一只手,不禁握住身下的被褥。
    季韫!
    他想做什么?
    “嗯哼!”房内响起一声轻咳,将两人惊住,两人抬首一看。
    “爷!”
    赵顺背对着二人,单膝跪在地上。
    赵顺是周沐白吩咐一路暗中跟随二人,好在有事情时调动暗卫以供差遣。
    周沐白只叫今晚偷到地图后,让赵顺来找他,可没承想,赵顺竟然找到这来。
    季绾与周沐白对视了一眼,方才从刚才的暧昧当中惊醒过来,两人忙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