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页

作品:《我女扮男掰弯了首辅

    他看着实在是碍眼,恨不得拿剪刀剪掉才好,手指正在季绾的面容上悬着。
    只看到季绾忽然睁开眼,唤道:“大人!”
    周沐白心头一惊,被发现了...
    第33章 归来
    “大人小心!”
    季绾眼神空洞, 又再次急急地唤了一声。
    周沐白坐在床边静静看着季绾,片刻后,见她慢慢闭上了眼, 才放下心来。
    做梦都在保护他吗?
    想到那生死攸关的一箭, 到底是为了什么让她不管不顾地冲上去。
    是因为他对她平日太过严肃,所以才会让他迫于上下级的关系, 尽到下属职责保护他?
    周沐白就这样盯着她,看了良久,思绪像是断了线的风筝,飘飘荡荡起来。
    她大雨当中哭得像个小孩一样, 应该是看到王丞的那一幕,想到了些不开心的事情吧, 他实在不相信一个连死都不怕的人,会害怕看到一个案发现场。
    原来她也不是一直没心没肺, 只顾吃喝玩乐的纨绔。
    平日看着嘻嘻哈哈, 可真到了关键时候,她从未退缩过,更未叫苦抱怨过。
    相反的, 她鞍前马后地照顾他,困难之时献计献策, 危急关头灵机应变, 就连日日睡在地铺上, 亦未有一句怨言。
    季韫他...
    其实并不差。
    看着她睡去的面容, 周沐白只觉对她烦乱的心思又增加了几分,意识到这个问题, 他忙别过眼去, 低下头。
    无奈叹息一声, 不能再这样下去,或者等回朝以后,两人不再像这般日夜在一处便会好一些。
    未在细想,周沐白退下衣履摆放好,躺在地铺合上双眼入眠。
    翌日。
    季绾这一觉睡得神清气爽,看到自己又在周沐白的床上醒来,已经见怪不怪了,他不踢她下床,她能怪谁。
    穿好衣服出门,看到周沐白依旧在楼下老地方等她,她看了一眼四周,想着常州的案子就这么结了,她在这也怕是没几日可待,要是还能在吃一口那悦来茶楼的米线就好了...
    季绾来到周沐白身前,忽然想到自己昨夜在周沐白面前哭得那么丑,面色涌上一丝尴尬。
    她沉声问安,“大人,早。”
    “嗯。”周沐白轻声应着。
    “我去给大人叫早膳。”她忙起身要去掌柜那里。
    “出去吃。”周沐白淡淡回了一句。
    出去吃?
    季绾有点意外,“大人想去哪里?”
    周沐白未说话,起身出了门,季绾跟在他身后。
    直到她看着眼前熙攘的人群,门上的四个大字,悦来茶楼。
    她怎么也没想到,周沐白说得出去吃,会是来这里。
    两人走了进去,寻到一处清静的角落处落座。
    小二依旧热情地上前招呼着,“二位爷,要吃点什么?”
    周沐白抬眼,沉声回道:“米线。”
    季绾看了一眼周沐白随即陷入沉思,奇了,周沐白怎么想知道她要吃米线啊?
    难不成,他也想走之前再吃一次?
    喷香的米线端上来,散发着热气,上面满是牛肉芽菜和豆皮丝,混着点点红油,十分诱人。
    季绾眼前一亮,口水都要流了二里地。
    周沐白抽出两双筷子,又从袖中掏出一方玄色锦帕,仔细地擦拭后递给季绾。
    季绾眨了眨眼,又出来一块锦帕?
    周沐白哪来这么多锦帕,昨儿不是给她一块,这又出来一块,比寻常小娘子身上带得还多。
    周沐白照旧用银针验过后,“吃吧。”
    “哎,谢大人。”季绾点点头,开始吃。
    这一顿吃得极为苏爽,季绾觉得自己来常州能有这样一个结束也是没啥遗憾了。
    两人用过早膳后,出了茶楼。
    季绾问道:“大人,王丞的案子我们要等调查结果出来再走吗?”
    “不等,我们即刻启程回京。”
    “现在?这么快?那王丞?”
    “王丞的案子,凶手在这处是找不到的,回京以后,自会有结论。”
    季绾想到王丞的死法与老爹的一模一样,说明凶手是同一个人,就算不是同一个人,也一定是同一个人指使的,周沐白又说回京以后有结论。
    难道,这个人....
    在京城?
    周沐白回头,见季绾若有所思地跟着他,两人拉开了一段距离,他放慢了脚步,眼见她要撞上石门牌坊上的石鼓。
    “看路。”周沐白沉声提示。
    “哦!”季绾一惊,才看到自己险些要撞上东西,从思绪中抽离出来,跟上周沐白的背影。
    到了客栈,两人收拾好东西,出了常州城,快马加鞭的朝京城赶去。
    回京的路上,好在周沐白没有兽性大发,只顾赶路不让休息。
    用了两日时间,当季绾再次踏在京城的土地上时,到了自己熟悉的地盘,觉得空气都是自由的。
    季绾哼着小调,迈着轻快的步伐,到了家门口,在街角跟周沐白分手道别,她朝周沐白郑重拱手,“感谢大人多日来的照拂,小臣已经到家,大人明日再见。”
    “嗯哼。”周沐白清了清嗓子,“明日,不用见。”
    “不用见?”季绾抬起头。
    “放你一日假。”周沐白沉声回。
    季绾心头一笑,还有这等天大的好事呢?周沐白可以啊,这是良心大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