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页

作品:《我女扮男掰弯了首辅

    林景忙点头,“哎。”
    说着季绾开始洒扫、整理、研磨、沏茶。
    这林景时时跟着季绾,并出手帮忙,这倒是让季绾觉得极其舒适。
    彻底体会,什么叫官大一级压死人。
    她直接把自己的座位让给了林景,告诉他首辅要啥就给他啥就行了。
    说完又把自己的笔墨搬到一个犄角旮旯处。
    嘿嘿,她能在这个地方待到养老,这简直就是她风水宝地啊。
    一切结束后,周沐白带着人回来,季绾与林景站在门口,“给大人请安,诸位大人辛苦了。”
    季绾说的随随便便,林景说的毕恭毕敬。
    周沐白朝二人一点头,随后走到上首落座。
    待他一抬头,竟然看见眼前的是林景,他一蹙眉,季韫哪去了?
    巡视一圈下来,竟然看到她抱着个公文缩在一处角落里面。
    周沐白皱眉,信步走到季绾身前,季绾此时正在那公文后面扣着自己指甲里面的灰尘。
    “躲到这处来就可以万事大吉了?”
    季绾被吓一跳,没想到本尊找这来,她现在破罐子破摔,没啥好怕的。
    “这不是新来了馔修啊,我自然要把位置让给他才对。”
    “馔修的公务,不包括辅助首辅文书。”周沐白轻飘飘下这句话,“搬回来。”
    说完又若无其事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开始一天的办公。
    季绾一拍头,这怎么逃还逃不掉。
    只得再与林景换了位置,可怜她的风水宝地啊...
    周沐白见季绾又回来,瞬间感觉顺眼多了,批阅公文的速度快了些。
    他垂头道:“季韫,坐我身边来。”
    季绾一听,竟然还让她坐他身边?
    虽然以前,议政堂公文多的时候,她就坐在他身边,为他递折子,可今儿折子也不多啊。
    周沐白见人没来,他一抬头,“不想早点下值了?”
    季绾一听能早点下值,好好好,这个她可以忍,起身一屁股坐在周沐白边的凳上。
    她手脚麻利地把成堆的折子细分成了各个部门,从少到多。
    打开一本,放在周沐白手边。
    只见周沐白运笔如飞,一本接一本。
    不多时候,待周沐白一抬头,已经过了一半了!
    他一蹙眉。
    批快了...
    接下来周沐白的速度明显变慢了。
    到了午膳也没将那剩下的一半批完,周沐白收起一本公文,揉了揉手腕,“先去用膳。”
    季绾看着周沐白完全公事公办的模样,心底不知怎么有点。
    嘶,有点,别扭?
    还是不开心?
    还是啥来者。
    她真的好烦啊。
    午膳之时,季绾照例坐在最末,只不过还有一个比她更末,就是新来的林景。
    可她倒是没发现,周沐白身边空出一个座位来。
    季绾刚落座,“季韫。”
    季绾抬头,见是周沐白喊她,她忙起身,“大人有何事?”
    “坐这。”
    啊?
    季绾看周沐白指着他旁边的作为,众臣也吓一跳,首辅对小季大人还真是不一般。
    明青州倒是一脸的意味深长啊。
    这特意从外省调来一个官,替她做杂事,又让她陪着批公文,现在又让她陪着吃饭。
    你要表现的这么明显吗?
    就怕全天下人不知道你对他有意思?
    就怕全天下人不知道你是个断袖?
    只见季绾一脸无奈地从最末走到最首位,坐在周沐白身边,却是如坐针毡。
    周沐白却是只想着,她得离他近点。
    近点,心里舒服些。
    季绾如坐针毡的一般吃完午膳。
    吃得她险些消化不良,吃完以后,她站在廊下消食,周沐白则是坐在堂内,开着门,正好能够看到季绾站在廊下的背影。
    他眼看着季绾跟着来来往往的人笑着打招呼,可唯独对自己...
    一声声钟响传来,未时到。
    季绾转身走进堂内,看到周沐白一把收起笑意,周沐白忙垂下眼眸,伸手持笔蘸了蘸墨。
    下午周沐白批的格外慢,季绾等得又睡在周沐白的身边。
    待众人下值,又只剩了季绾与周沐白在议政堂内。
    周沐白见她的睡颜,趴在眼前成堆地奏折上,更添一丝娇憨。
    额前细碎的融发,因为出汗贴在额头与两鬓。
    周沐白认真地看她,白皙的脸,精致的五官,洒脱的性格,少有的天赋。
    季韫好像拥有上天赐予全部的美好,他为什么没能早些看清自己的心意。
    偏偏要她讨厌他的时候才懂。
    时间太久,他怕她睡得不舒服。
    他放下笔,“嗯。”轻咳一声。
    季绾被惊醒,睁开惺忪的睡眼,抬起头来,周沐白见她半边脸都被压出褶来,可爱至极。
    “你批完了?”
    “嗯。”周沐白开始整理笔墨,公文。
    又把成堆的公文打包好,准备送到勤政殿。
    季绾揉了揉脸,才意识到自己竟然睡着了。
    看着偌大的议政堂又剩了他两,唉。
    有点尴尬...
    见周沐白忙着,自己也起身帮他打包奏折。
    一番操作下来,周沐白道,“你下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