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页

作品:《我女扮男掰弯了首辅

    他伸手拿起颠了颠,剑身因着是纯金打造,略显笨重,拔出剑,剑锋倒是削铁如泥,只是离他平日所用,相去甚远。
    周沐白手上端着那把黄金闪闪的大宝剑,来到院中,提剑使出名剑山庄的诛心剑法。
    一套剑法耍下来,手腕酸胀。
    他无奈地叹口气,回到书房,收鞘如剑,在书架上寻到一个合适的地方放了上去。
    为什么季韫每次送东西都是那么奇特,周沐白伸手拖住正往外撩的周乌龟。
    他一时兴起,竟然把它翻了过来,看你还怎么跑。
    季韫啊。
    他心里怔怔地疼,想起今晚跟他在一起的每一分钟,他倍觉身心愉悦。
    只是他不可以表露半分不同以往的在乎,不可以,他只是她的同僚上级。
    该怎么才能遏制这疯狂的想念,他跟她不过才分开数个时辰啊,也才不过数个时辰后,他们又要相见了。
    周沐白重重的呼出一口气,“顺子,备冷水。”
    在门口的赵顺一听,忙吩咐下去。
    爷天天泡冷水也不是那么回事啊,万一要把身体泡坏了怎么办,赵顺找到打水的小厮,告诉他往冷水里搀几桶热水,别那么凉,不然把爷给拔坏了,生病可了不得。
    直到周沐白泡在冷水当中,才觉好一些,只是他感觉水似乎不那么凉?
    也许是自己的心太热了,产生了一些错觉,烦躁的情绪降下来,终于能够入睡了。
    翌日上朝。
    季绾仍旧一早起来,打算给周沐白请安,可是仍旧没有看到周沐白早到。
    奇了,这一日没有早到,今日又没早到?
    依旧是在众人列好队后,周沐白踩着点出现。
    季绾心道,这点踩得比以前她想睡懒觉的时候都准。
    议政过后,季绾随众官回到议政堂
    季绾忙给周沐白沏茶,“大人,茶。”
    周沐白落座,看着她忙前忙后。
    季绾又给周沐白研墨,“大人,墨汁好了。”
    又把公文分门别类地放好,“大人,公文好了。”
    周沐白眼看着她亲手把一切打理得井井有条,蹙眉,“你不需要做这些,林景都能做好。”
    季绾不以为意,“小臣应该的。”
    她吃他那么多桃子呢,五两银子一个,昨儿她和柳氏、晴翠、照照老刘少说吃了百八十两的,再加上沈朝瑶和李叙,那不得几千两。
    为了那几千两,她不也得给周沐白伺候好。
    周沐白看着她为他忙前忙后,心里浮上一丝烦躁,扔给季韫一沓公文,“季韫,批公文。”
    “嗯?”季韫正从文书中抬起头。
    “很着急,你现在就批,在我身边批,有不懂的随时问我。”周沐白在一旁垂眼说着。
    “哦,好,这就批。”季绾二话不说,在周沐白身边拾起笔就开始批。
    只不过周沐白今日给她的公文都十分重要,几乎每一本她都要问过他的意见,周沐白也不嫌烦,就那么耐心地给她讲。
    季绾在政事上从来不敢马虎,她知道,自己曾经犯下的错,都是周沐白在给她兜底。
    第一次,她抄错邸报,那一晚是周沐白亲自去了群英殿,跟那帮老油子解释,要不她当晚都出不了皇宫了。
    后面的许多许多次,其实都是周沐白在顶着。
    国家大事非同儿戏,她不敢有负,若是老爹知道她当了官也绝对不允许她马虎对待。
    况且,她也是受了周沐白一手提拔,才能升到今天这个位置,自己有什么理由不努力呢。
    呼,支棱来,支棱起来啊,季小绾,一定要支棱起来。
    周沐白转过头就看到季绾仔细地对着眼前的公文犯难,他瞥了一眼,“陕西总督又在这哭穷,不必理会他,只消跟他说明国库连月亏空,让他自己想办法就行。”
    季绾抬起头,“这样行吗?国库不是...”
    周沐白道:“这种人,就是狮子大开口,你填是填不饱,至于拨下来的银子进了谁的腰包,不是很清楚?有事情朝廷都有专款专用的银子,不用担心。”
    季绾恍然,“哦。”
    周沐白真的是把人心玩得明明白白了。
    轰隆隆...
    雷声阵阵传来,众官纷纷抬头,看着黑云滚滚地压在京城上空,像是在积蓄最大的力量在酝酿一场疾风骤雨。
    果不出其然,一炷香后,一场瓢泼大雨纷至而下,半个时辰过后,并未有停下的迹象。
    这场雨下得十分急,若是以城内沟渠通道,那便十分容易造成内涝。
    尽管之前已经多次疏通,可京城整体地势地处低洼,最怕的就是急雨不停。
    只是近些年来,稍有大雨降临,城内还能很好的排涝,而如今这场雨,颇有一泻千里之势。
    周沐白抬起眼,看着如倾盆大雨一般的雨势,不禁蹙起眉。
    季绾在一旁看着,“大人,这雨好大。”
    周沐白看着那雨出神,“怕是要有一场硬仗要打。”
    季绾有些不明所以,“打仗?”
    众臣看着这场从天而降的大雨,纷纷紧张起来。
    若是再不停,京城恐怕就要被淹了。
    周沐白即刻放下手头所有的公文,来到堂中央。
    六部的人也都纷纷放下手中的笔,起了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