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页

作品:《我女扮男掰弯了首辅

    湘月点了点头,“我也觉得好看,季郎君也像是这花一样, 整个大晋能够如你这般的人,真是不多。”
    季绾听到湘月话中有话忙道:“公主谬赞, 生活所迫罢了。”
    湘月淡淡一笑, “你不必紧张, 我并未有对你不利之意, 联想前后反倒是觉得,小季大人此举情有可原, 本宫知晓此事对你非比寻常, 自然也不会随意对待。”
    季绾一听湘月有心放她一马, 立马起身对着湘月跪下来,“小臣谢过公主。”
    自从在马球会上,季绾再次救下湘月,湘月就觉得,季绾这样的女孩子十分性情,她欣赏那个洒脱的季韫,也欣赏能够独自面对承担一切的季绾。
    这样一个跟自己性格相似的女孩子,数次救自己于危险之中,湘月实在不忍冷落,至少也要打消她心中疑虑。
    “你我之间,就不必客气了,还如从前一般便好。”湘月十分真诚地看着季绾。
    季绾听此,心头一震,“小臣...小臣还能和公主如从前一般?”
    湘月点了点头。
    得到肯定答案,季绾直接在湘月面前叩首,“小臣谢过公主。”
    哎呀妈,她都以为自己听错了,湘月打算放过她,至少暂时放过她。
    湘月淡淡一笑,“你快起来。”
    季绾抬头也是对着湘月笑起来,“哎。”
    两人十分开心地吃起来了桌上的葡萄,直到天色傍晚,季绾才从香云宫走出来。
    刚到了朱雀门,季绾便看到周沐白站在门口。
    “大人,还没走?”
    周沐白负手点了点头,“嗯。”心底有隐隐的不安。
    季绾没料到会看到周沐白,眼中闪过一丝尴尬。
    “公主,找你说了什么?”周沐白在心底揣测着,自从赐婚宴之后,湘月已经冷了季韫很久,不知为何今日找来,难道因为前几日马球会,季韫又救下了湘月,因此对季韫感情死灰复燃?
    季绾一想起湘月打算放她一马,心里便是大石头落了地一般的轻松,她面上浮上一丝笑意。
    “没什么,只是找个机会来感谢小臣的出手相救而已罢了。”
    “嗯。”周沐白点点头。
    “那,没什么事,我先走了?”季绾试探着问。
    “嗯。”周沐白闷闷地回。
    季绾对着周沐白一拱手,随后上了马车。
    周沐白看着季绾的马车在落日之下,渐行渐远,心底顿感无限失落。
    上了车,赵顺问道,“大人,去哪?”
    周沐白叹了一口气,“去明青州哪里吧。”
    现在也就只有明青州能够懂他的心情了吧。
    明府内,周沐白在院子里与明青州喝着闷酒。
    在喝光了第三壶桃花酿的时候,明青州一把抓住周沐白倒酒的手,“你有什么话直接说便是,一直喝闷酒,我怎么替你解决?”
    周沐白转过头,顿时失落口中低诉着,“青州,他不做断袖...”
    明青州从未见过周沐白如此痛苦如此颓废消沉的模样,“沐白,我早已经提醒过你,早点断了对他的感情,如今你倒是越陷越深了,季韫他是个男人,不做断袖很正常的。”
    周沐白被明青州这么一说心更乱了,“那我应该怎么办。”这场相处里面,从头到尾乱套的就只有他一个。
    “你不是说他拒绝了刘昀,你想想他都已经拒了刘昀,那你就有机会了吗?沐白,你早点清醒吧。”明青州苦口婆心地劝着他。
    可周沐白却什么都听不进去,“我不想...”
    明青州道:“季韫他虽然对你好,可是他出自的是对你上下级同僚的关系,所有人都能看得出来他无非就是想你以后能给他铺个路,好平步青云,□□裸的野心都写在脸上了,就你把这点讨好当情谊,沐白你当真看不出来吗?”
    明青州彻底无奈了,以前但凡遇到想要讨好周沐白的官员狗腿子,连近他的身都不能,别说讨好,何至于像现在这样日思夜想的。
    明青州道:“若不然,你试着跟女子相处一下,转移一下注意力,或许就会好一些呢。”
    周沐白抬首看着明青州,忽然想到今日季韫跟公主离去的背影,当时就觉得自己要掉进醋缸里了。
    他低头道:“或许,你说得有道理。”
    说着仰头便是一饮而尽。
    深夜,周沐白晃着身子回了府,梁氏见周沐白喝了酒回来,忙叫人熬上醒酒汤。
    待放到温热,梁氏亲自端着醒酒汤进了周沐白的房门,见他正在榻上和衣躺着,闭着眼,神色甚是痛苦。
    梁氏心道,儿子这神情不对啊,平日喝酒从来不醉的,今日怎么醉成这样?
    “沐白?”
    梁氏轻轻摇着他的肩膀。
    周沐白一皱眉,慢慢睁开了眼,头痛欲裂,看着梁氏坐在灯下,“母亲。”
    “沐白,快起身把醒酒汤喝了。”梁氏温声催促。
    周沐白起身,接过梁氏端来的醒酒汤,一饮而尽。
    “沐白,可是发生了什么,这么喝得这么醉?”
    “无事,只是公务有些累而已。”周沐白有些烦躁。
    梁氏点了点头,“那你好生休息。”见他难受,起身就要离去,让他休息,刚走一步。
    “母亲。”周沐白开口叫住梁氏。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