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页

作品:《我女扮男掰弯了首辅

    李叙看见直接问湘月:“唉,你们说什么呢?也说给我听听呗。”
    湘月道:“不是你们爷们能听的。”
    李叙不死心,依旧跟在湘月身后唠叨着。
    今日就是寻常宫宴,宫内朝内重要的人都在,众臣也变得十分随意。
    季绾用过一些膳食,便没有食欲不想再食,宴中,御膳房的宫女忽然端上来一些牛乳饮品。
    众臣喝着味道那是十分可口纷纷称赞,季绾看见也馋得不行。
    待宫女端上来,直接张口就是一大口,待咽下后...
    季绾坐在原地,忽然瞪大了双眼,废了!
    那是花生牛乳!
    她要是在这待下去,那不消半刻,自己的脸就会变成猪头,要是让外人看到,那还不笑掉大牙。
    哈哈哈,哈哈哈,想不到芳华绝代,英明神武的小季大人,会变成这个样子,像头猪啊...
    季绾在脑海中一想到这个场景就害怕,心慌得不行...
    她没在犹豫,起身就走,也没有跟皇帝告退。
    反正是寻常宫宴,走她一个无所谓。
    季绾刚出了殿门,便感觉到呼吸沉重起来,她加速了脚步,朝集贤殿走去,那里现在没人,应该没人看到她这恐怖又狼狈的这一幕。
    周沐白看着季绾匆匆离去的身影,也直接起身,追着出去。
    他站在廊下轻声喊了一声,“季韫!”
    季绾听见周沐白喊她,她脚步一顿,并未敢在过多停留,完蛋了她这副模样要是让周沐白看见,岂不是分分钟就猜出来,她是女的了?
    上次,她自己装自己就是用的这副模样,现在这副模样岂不是完全掉了马甲了?
    啊,这可怎么办啊?
    季绾一个头两个大,真是烦死了。
    她加速向殿内跑去,周沐白则是在后面紧追不舍。
    直到季绾将偏殿的门急速合上时,看到从外面伸出一只手来。
    完了!
    她把周沐白的手给夹了,那双手可是她的最爱啊。
    季绾顾不得自己的猪头,赶忙把门开开,一把抓住周沐白的手,“你没事吧。”
    借着隐隐月光,她都看到周沐白的手被夹得又红又肿的。
    周沐白睁眼仔细看着季绾的脸,此时已经全部肿起来,并且上面还有无数密密麻麻的红点点。
    季绾觉得自己的脸奇痒无比,直接转过头,伸手挠着自己的脸,“你快走...”
    她催促着周沐白赶快离开。
    周沐白哪里肯走,“你转过来让我看看,我带你去找老孙。”
    季绾忙摆手,“我不用,你快走就行。”
    周沐白站在原地静静思考了一阵,季韫似乎在公众场合多次拒绝过,带有花生的东西,花生陷的月饼,花生陷的点心,如今又是因为喝了牛乳花生饮品。
    季韫,花生过敏?
    若是花生过敏,那也是太巧合了吧。
    一番分析,周沐白几乎可以验证自己的猜测了。
    空气中忽然凝结得有点可怕。
    季绾思量着,完了,周沐白指定是识破自己女子身份了?
    这可怎么办?
    隔了良久,周沐白沉声道:“季韫,难道你跟你胞妹都有一个毛病,吃点东西就像是被蜜蜂蜇了一样?”
    季绾见周沐白并未拆穿自己,松了口大气,她不顾自己的猪头形象忽然转过身,“对呀,我就是跟我胞妹一样,对花生过敏得不行啊。”
    周沐白听此都笑了,撒谎都不会撒啊,这点心理素质怎么当官?
    “我带你去找老孙。”
    季绾有点不乐意去,想要拒绝,可一看周沐白那脸色,自己也不敢吭声,随着他走到太医院,好在现在是晚上,没什么人看不见,不然季绾觉得自己几辈子的老脸都要丢尽了。
    到了太医院,孙岳洺看到季绾这副模样吓一跳,还以为这是被周沐白给打了,仔细一问才知道这是敏症。
    孙岳洺当即给季绾配了红红绿绿味道奇奇怪怪的药丸,叫她吃。
    季绾一闻那味道,恶心吧啦的,“孙大人,我能不吃这药丸吗?咱们还有没有别的法子。”
    孙岳洺洗手之后擦了擦手,“哼,你不吃这药丸,那我看你可真是要完。”
    季绾一听,赶紧的,二话不说,就要吃药。
    周沐白见此,低头笑了笑,忙去给季绾倒水吃药。
    季绾觉得自己吃完这些个药丸,整个人都不好了。
    好在,吃下去半个时辰后,季绾得脸又逐渐恢复正常了,虽然还有些变形,但是至少勉强能够看了。
    周沐白见季绾没什么事了,直接带着她回府了。
    季绾回府后,来到季柳氏身边,“我娘亲,我想跟你说件事,你别害怕啊。”
    柳氏一挥手帕,“在你身上,还有什么事情是能让我害怕的?总不能说叫一个女孩假扮男人搞断袖更离谱吧。”
    季绾没打算跟柳氏绕弯子,直接把晚宴的事情跟她说了。
    惊得柳氏出了一身冷汗,“你是说,他知道你身份了?”
    季绾道:“关键是我也不知道他到底知道不知道了,就是觉得好玄啊,上次在湘月我昏迷哪里是一次,然后又是我被他看到穿女装,躲进府里那次,再就是这次,我感觉现在是个人都能猜出来我是女的吧。”
    柳氏摇头,“不对哈,你看着,他要是现在真的知道你的身份,那他刚才就应该拆穿你啊,为什么不直接跟你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