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刺痛

作品:《欠尽天下风流债(古言NP)

    皇帝沉默了片刻,视线在那队伍之末的人身上扫了一圈便收回,而后将目光落在近在咫尺的皇后身上。
    她跪得极直,帝后之间本无需这样的大礼,更何况皇帝一向对她恩宠有加,他什么时候要求过她以这样卑微的礼侍候过自己?更何况此事与她有什么关系?她何必将过错往自己身上揽。
    但今日,皇后像是执意要表态一般,将自己的姿态放得极低,那一张本来温润顺眼的脸也藏在这低头的动作里,半瞧不见。
    这颇令皇帝有些不快,他微微垂眼,欲伸出将她扶起的手也僵在身侧,动也不动。
    吴守忠跟在后头瞧,眼观鼻鼻观心,默不作声,但脊梁却被迫晃了个颤儿。
    诡异又沉闷的氛围之下,殿外忽地吹过一阵寒风,皇后本就煞白的脸色更淡了几分,皇帝垂眸凝着她,想了想,关心的话吞下肚子,脱口的只有两字,沉道:“人呢?”
    这一声过后,文皇后才松了气,仰面答道:“在殿中,太医仍在诊治。”
    皇帝闻声,面色并无波澜,只道:“你随朕入内。”
    这是宽恕她的意思。
    末了,又对着外头惶恐不安等着的一众人道:“都入殿吧,在外头等着,人就能转好了?”
    众人如蒙大赦,齐齐谢礼,队伍后头的裴隽柳闻声,忙舒展了一下腿。
    仇红站在人群中,一言不发地跟着入了殿内。
    ***
    一众后妃被留在主殿等候,帝后二人则前后入了配殿,不过一墙之隔的寝宫之内,方一踏入,铺天盖地的血腥气夹杂着女人尖细的吐息便直冲天灵而来。
    皇帝双眉微蹙,还未坐上主位,便问道:“太后也在?”
    皇后点头,皇帝便头也不抬地吩咐:“让太后回兴庆宫。里头除了太医,不要留人。”
    说罢,看了一眼吴守忠,“你们都出去。”
    吴守忠闻声,同立政殿里的宫人对视一眼,  压低了呼吸和脚步声,  双双退到外面的地屏前去候着了。
    人影一撤个干净,殿内便显得更加冷寂,文皇后看着坐在主位上的皇帝,却并不慌着迎上去。
    天很沉闷,明明是白日,宫中却早早地掌起灯,配殿内的烛火燃得极旺,皇帝又坐在灯旁,轮廓便融在这光晕中,脸上明暗交错分明,皇后远远站着,便能瞧见皇帝眉眼间的翕动。
    仔细想来,她其实已有许久许久,未曾这样近,这样清楚地看过自己的夫君。
    也许久未曾与他独处,与他说上几句夫妻之间的话了。
    方才雪地之中,他低头问她话的那一句,还是他回宫之后到如今,对她讲的第一句话,将才那垂眸的一眼,也是两个人头一次四目相对。
    若换做从前的自己,怕是要为了这一眼,这一句话,辗转执念许久。
    但今日,皇后全然没有那样的悸动。
    她在暗影之中瞧着皇帝的脸庞,他侧着身,手上不紧不慢地磨着佛珠,眉宇之间,全然寻不到一点焦灼。
    对于越嫔,无论是她的性命,还是她腹中胎儿的,皇帝都显得并不急。
    这个残酷的事实令皇后心口一痛。
    但她尚来不及说些什么,太医便匆匆地寝宫内出来通禀,他方一迈出步来,整个人便跌在了殿内,扑通跪了下来,额头紧紧贴着地面。
    “禀皇上,越嫔娘娘...此番已有血崩之兆...臣等,臣等已竭尽全力,可观如今之形势,怕是大人孩子,只、只能择其一保下...臣等...臣等......”
    哆哆嗦嗦,字音模糊,每个字都带着心惊胆战下削尖了的颤。
    皇后下意识攥紧了手中的绢帕。
    而主位上的皇帝只微皱了眉,“舌头捋直再说话。”
    太医忙打直身体,道:“越嫔娘娘执意要保下龙子,甚至甘愿牺牲性命,太后在一旁劝说不停但无果,越嫔本就有身崩之像,若再拖下去,只怕凶多吉少...一尸两命,臣等,臣等实在不知如何定夺,还请陛下......”
    风吹,劈里啪啦地打着琉璃瓦顶。
    皇后屏住呼吸,眼中不知何时已泛红了,她抬起头去,寄希望于主位上的人一句大恩的话,将她从这样的焦灼中解救下来。
    皇后明白,皇帝虽然冷情,但对于越嫔,至少是有心的。
    不然只堪堪回宫的这数月,怎么就只越嫔独得恩宠,还一举孕得龙子?
    本着帝后的情分,嫁入天家的这些年,她从不细究皇帝的偏爱与恩宠。而身为皇后,这么多年她将这把风椅坐得极稳,不争不抢,不妒不怒。
    于情于理,她都对得起他。
    所以他宠谁,给谁无上荣耀,其中又有几分真几分假,皇后从来不在乎。
    但作为他妻子的那一部分,却仍然希望皇帝,或许仍保有人之常情,对于一个爱他念他的女人,他能褪去那作为君主的冷硬和铁血,只是以丈夫的身份,给予一些温柔和情意。
    所以今日,她是真的恳切,对于越嫔,皇帝到底还存着一分的于心不忍。
    然而她真切地在猜测圣心这事上犯错了。
    皇帝摁着额角,声乏软下来,说的却是皇后意料之外的话——
    “她既心意已决,那便照她的话做。”
    那声音极平,却一把扎碎了皇后的心。
    太医两股战战,听到皇帝这句话,总算咽下了定心丸,如蒙大赦地擦了擦额上的冷汗,正欲退出殿内。
    皇后却再按捺不住,红着眼阻道:“万万不可!”
    太医却已经入了殿中,沉闷的一声响,宫门紧闭,带去了最后一点声响。
    皇后再忍不了,走上前去,“皇帝真要这般不顾越嫔的性命?”
    她脱口而出这质问般的语句时,耳畔还能隐约听得,越嫔挣扎之下,嘶哑的呻吟。
    主位上的皇帝微微抬了眼。
    皇后方才便一直与他保持着距离。
    直到方才,她才上前一步,说的却不是什么顺耳的话,而是质问他为何如此无情。
    这令皇帝微微沉了脸色,抬眼,看向殿前的皇后。
    她本是个乖顺的女人。
    皇帝从前便觉得,就像皇帝之位生来就属于他一般,皇后之位,本身也为她量身定做。
    皇帝还记得,初见皇后的那一日,宫中也是这样的大雪。
    先帝设宴,一众大臣携妻带女入宫觐见,皇后就身在那浩如烟海的人像之中,却是一众女子内,最为出挑的那一个。
    皇帝记得那画面,他同自己的皇兄一并下席,她正与几个同龄少女提着花灯谈天,见了他们一行人,忙敛了笑,远远地朝自己一福,垂首低眉,温声请安。
    人本身的气质,和雪中朱墙翠瓦的温雅相容在一起,很顺眼。
    那模样,皇帝记在心头,直到洞房花烛,将她娶作妻子,也未忘却一分。
    如今那令他难忘的样子却变了。
    “越嫔不能有事。”
    她看着自己,却不像洞房花烛那日的含羞带怯,也不像初见那日的低眉顺眼,而是惨白着一张脸,颤着嗓子同他对抗。
    “还请陛下收回成命!”
    皇帝不为所动。
    皇后却也没服软,而是直直地迎上他深不见底的目光,道:“陛下,您真要做昏君吗?”
    话一脱口,皇后只觉寒气无孔不入地钻了脊髓,逼得她弯下腰,迫使她屈服下来。
    但她仍撑着身体,一字一句,把话说全:“昨日的柳婕妤,今日的越嫔。因为您一时昏头而送命的女人,陛下还嫌不够多吗?”
    这是大逆不道的话,皇后毫无遮掩,只拿最重最直的话去说,可主位上的人听入了耳,却意料之外,毫无反应。
    皇后有些发怯,可心头涌上来更多的,却是苦。
    他不会一直没有反应的。
    只要她提起那个人。
    皇后闭了闭眼,像是认命一般,淡声道:“仇大人还活着,是不是给了您一丝侥幸?”
    二十余年夫妻,她当然知道,如何能一针见血地刺痛他为人的那一身血肉。
    她不是看不见,不是感受不到,只是顾忌他,顾忌他的体面,顾忌他的身份,顾忌自己作为妻子最后的一点尊严。
    但他好像全然不在乎。
    他既不在乎。
    那她何必处处容,处处让。
    “在我们之中。仇红明明是最恨你的那一个。”
    话音刚落,皇帝啪的一声掐断了手中的砗磲佛珠,白色的珠子哗啦哗啦地滚了一地。
    因殿中无人侍奉,那走珠便一通乱响滚落满地。
    “陛下您知道吗?”似乎是意识到自己说得太过了,皇后微微有些失神,但她仍没止掉话头,而是齿中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而她恨不恨您,其实与您杀不杀宋池砚,无关。”
    说到此处,主位上的人终于有了一点动静。
    “你怎么敢。”
    “臣妾没有什么不敢的。”皇后很快地对上他的话,说到此处,眼底的红已然全散了,“无非只是希望陛下,在事情不至于覆水难收之前,回头。”
    是谁要上到年前最后一天,我不说:)  资本家吃我一拳
    --